资讯中心 > 要闻

走进世界记忆项目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委员会

编辑:维托尔·丰塞卡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3-19 星期二

????世界记忆项目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包括许多国家,可以划分为两大学问区——拉丁语区和英语区,使用的语言有荷兰语、英语、西班牙语、法语、葡萄牙语。这些国家拥有不同的历史、不同的殖民体系,各国独立的时间不同,在人口和地区差异方面也丰富多元。

????世界记忆项目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委员会(MOWLAC)是于2000年在墨西哥建立的,创始成员包括巴西、智利、厄瓜多尔、牙买加、墨西哥、尼加拉瓜、秘鲁、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代表,还有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秘书。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一共有19个国家委员会,其中一些非常活跃,每个国家委员会的主席对工作活跃度影响很大。MOWLAC由9名委员、1名秘书和3名顾问组成。秘书一职始终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人员担任,目前由吉列尔梅·卡内拉·戈多伊负责,他任职于UNESCO乌拉圭办公室。大家还有3位顾问,他们参与讨论,但没有投票权,他们是来自巴巴多斯的伊丽莎白·沃森、来自墨西哥的罗莎·玛丽亚·费尔南德斯·德萨莫拉以及来自委内瑞拉的卢尔德·布兰科,他们的任期是4年。大家在换届的时候并不会将9名委员一下全换掉,而是按照一次保留5名、换掉4名的方式来分批进行换届。事实证明,这种做法能够保证工作的连续性,避免新人因缺乏相关常识而使工作间断。

????在MOWLAC的网站上,可以找到英语和西班牙语版本的相关规则、程序和会议纪要,还有世界记忆项目官方文件、文献保护和电子文献相关书籍、各国家委员会的官方书籍。目前,网站上的出版物没有完全覆盖所有国家委员会,因此要争取获得授权将更多出版物放到大家网上。

????2011年纳入本地区世界记忆名录的文献数量比较多,因为当年大家决定把所有已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的文献也收录到地区名录之中。因此2011年才会出现这样一个收录的高峰。此后,每年收录的文献数量都比较稳定,但收录情况在各个国家的分布并不均匀。墨西哥和巴西这两个国家的档案文献收录最丰富。而且几乎所有入选的文献都是以档案形式出现的。这些年来,大家面临的挑战有很多。

????首先,大家的组织依托于UNESCO,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其他来自国际层面的支撑,大家的经济来源也非常有限,仅在大家每年举办年会时,UNESCO和会议主办国会对会议的召开进行不同程度的支撑。

????另一个挑战是,MOWLAC的代表还是很少,只有巴西和墨西哥这两个国家一直积极参与。大家有13名工作人员,所有的会议都涉及成本问题。为了节约成本,大家决定把整个区域划分成若干子地区,并以就近原则选取人员参会。比如,厄瓜多尔、秘鲁和玻利维亚这3个国家组成一个子地区,那么该地区大家只需派出一个代表出席会议,3个国家的代表轮流参会。

????还有一个挑战是,与各个国家委员会取得联系非常困难,目前只有几个国家委员会是真正活跃的,这主要归功于该委员会主席工作的积极主动。另外,大家网站的及时更新也存在问题,大家发布信息通常需要用西班牙语和英语两种语言,双语发布的难度可想而知。

????再有一个挑战是,对于已经入选名录的那些档案文献,目前没有任何监督措施。虽然这些档案已被纳入《世界记忆名录》,但是大家地区委员会对这些档案保存和利用情况无从知晓。

????对MOWLAC来说,在巴西召开会议成本很高。巴西是个大国,因为历史原因,他们的学问传承机构都集中在巴西东南地区,包括圣埃斯皮里图、里约热内卢、米纳斯吉拉斯、圣保罗这几个州。有时候,与其把大家召集到巴西开会,还不如到其他国家开会更方便、更经济。地域的辽阔就会造成很多问题。

????巴西国家委员会是2004年成立的,隶属于巴西学问部,巴西的国家文献名录于2007年建立,巴西国家委员会一共有19名成员。国家委员会的组成较为灵活,各遗产相关机构都派出正式代表,比如国家档案馆、外交部、国家档案委员会、巴西博物馆研究所、国家图书馆、国家艺术与历史遗产研究所、学问部等。此外还有来自专业档案领域的代表,例如声像档案馆、教会档案馆、军事档案馆、市政档案馆、私人档案馆及研究学会等,委员会成员由巴西学问部提名。大家发现,巴西国家委员会的大部分成员都来自东南地区,所以大家努力确保巴西的每一个大区至少有一个代表,比如说至少有一个来自北大区,一个来自南大区,一个来自中西部大区,还有一个来自东北部大区的代表。在巴西国家委员会中,档案机构及档案工作人员占有主导地位。大家也在努力平衡巴西国家委员会中图书管理机构人员的数量。

????巴西国家委员会规定,每年入选名录的文献数量最多为10件,根据相关统计,正常情况下,每年入选数量接近10件。

????正如前面所说,巴西的文献机构集中在里约热内卢,所以该州提交的文献占大多数,大家正在努力尽可能收录更多来自其他区域的文献。然而这项工作并不容易,很显然政治权力集中或者经济更发达的州必然会在国家层面拥有更大影响,所以也就更有可能保存更多与国家历史相关的文献。

????我个人认为,这一问题需要大家谨慎处理和关注,因为大家必须理解一点,那就是所谓的“国家影响”,并不是要求参评文献对整个国家都有影响,一些小型社群所拥有的重要文献也可以具有“国家影响”,比如他们的档案能够反映出某些经济欠发达群体是如何保存自己的学问、价值观和遗产的。大家必须要用开放的思维来判断,即便受到很多局限的事物也可能会很好地展现资源有限的小型社群是如何传承其学问和价值观的。

????在巴西,大家也开始接收来自其他地区的提名。每年巴西学问部会支撑一到两名国家委员会工作人员到巴西以外的其他地区举办工作坊、研讨会,以便让更多的人知晓并参与世界记忆项目。当某个文献入选后,大家还会授予提名单位专有标志使用权,可证明某机构的文献被世界记忆项目巴西国家委员会收录。

????巴西国家委员会网站上可以找到一些出版物、工作指南、法规文件,以及关于世界记忆项目的基本文件等,大家还会定期将各种会议报告、活动报告上传至网站。

????大家会对已经收入名录的文献遗产进行监督,监督工作不是现场开展的,大家每隔两年会给已入选文献的持有者或机构寄出问卷,了解文献情况。问卷内容包括文献的保管、处理和归档情况,对各种表格是否完备、保管状况、保管形式、制作缩微胶片、数字化工作、对公众开放查阅,是否申请(或已经获得)资金支撑、如何使用标志等情况进行全面检查。大家还会致电文献持有机构,反复督促他们按照要求反馈信息。80%的机构会反馈相关数据和信息,然后大家将其在网站上公开。

????与此同时,大家也面临着与MOWLAC类似的挑战:来自巴西东南大区的文献占据国家名录主要份额;大家的资源很有限,来自学问部的资金支撑只够举办有限的会议和活动;委员会主席和非正式秘书承担大量工作;委员会成员主要来自东南大区等。

????大家希翼巴西国家委员会能够联合图书馆、档案馆和博物馆一起开展工作,要通过合作让巴西的图书馆和博物馆界更多地了解世界记忆项目。大家的宣传工作也需要得到更多资金支撑,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大家能够制作一些专门的书签、文件夹等,带到相关学术会议上,会让更多人了解世界记忆项目。大家还要扩充巴西各地区在国家委员会中的代表数量,使成员之间分工更为合理。针对世界记忆项目,还应加强专业交流。

????尽管大家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但保存世界记忆的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编辑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项目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

??? 杨 韫 编译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3月18日 总第3348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