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学问 > 文库 > 随笔

赣江堤上巴根草

编辑:郑剑平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4-12 星期五

????春回大地,赣江大堤上沉睡了整个冬季的草竞相迸发,挤满大堤两岸,绿绿的、嫩嫩的、茸茸的。

????小时候,尽管我常在草地上放牛,但却不知道这种草的名字,时至今日我才知道,原来铺满家乡大堤两岸的草,学名叫巴根草,又名铁线草或蟋蟀草,即禾本科植物牛筋草。

????巴根草特别耐涝耐旱。当气候干旱时,巴根草的叶子更小更少了,茎上的节更多更密了;当发生水涝时,巴根草的叶子更多更大了,茎上的节却更长更稀了。无论干旱还是水涝,巴根草都不受影响。

????巴根草又特别耐热耐寒。盛夏,巴根草长得一片绿茵茵,看到它便会产生一丝凉意。到了数九隆冬时,巴根草的叶和茎会变成金黄色,叶子枯萎,化为柔软的植物纤维,保护着草茎和草根。巴根草生命力顽强,对于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从来没有奢求,无论肥沃还是贫瘠,它都乐观面对。

????每次回到家乡,我都要爬上赣江大堤,赤着脚和巴根草来一次亲密接触,感受脚心触到青草时的恬适和鼻腔遇到青草幽香时的兴奋,甚至想像儿时那样在草地上尽情奔跑、打个滚儿。

????巴根草茎细如线,却很结实。千万别小看这不起眼的巴根草,细细的一节一节小茎都能生出根须,细而密,盘根错节,深深扎在泥土里,稳固泥土,防止泥土流失,成为赣江大堤的忠诚卫士。

????原来,大堤上的巴根草不是主要用来喂牛的,而是用来护堤。

????每年洪水来临,巴根草便“手挽手、肩并肩”,任凭洪水撕咬。即使被洪水浸泡,也要屏息潜泳,蓄势待发,始终以坚强迎接大自然严酷的考验。恶劣的环境让它们紧紧地拥抱着,风吹雨打中,它们一起经历;春夏秋冬里,它们一起成长。

????巴根草,如同大堤的棉袄,长在堤上,绿在眼里。牛蹄蹂躏,依旧活着;人工铲除,还会生长;野火席卷,仍然再生。大堤上的巴根草时常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徜徉在草丛中,嗅着那淡淡的清香,触摸那柔和的身躯,嘻嘻地笑着。后来,大堤上的巴根草被清除,铺上了方形的混凝土。即便如此,依然可以看到从缝隙里钻出来的巴根草,把每块混凝土四周包围,就像裁缝师傅缝制的荷叶边,妙趣横生。

????如今,每当看到巴根草,我就油然生出一种敬意。这些看似弱小的精灵,没有修长的身躯,也开不出诱人的花朵,却有一种超强的生命力,历经酷夏严冬,任凭风吹雨打,默默繁衍生息,以一抹属于自己的色彩,在大地上书写着生命的诗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4月11日 总第3358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