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学问 > 往事回眸

1937年,电雷学校鱼雷艇队奋力保国土

编辑:许海芸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1-07 星期一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华民国海军在沿海水域、长江流域与日军展开殊死搏斗,虽与日方相比实力悬殊,却为保卫国土竭尽全力。其中,有一支不为人所熟知的队伍,在抵御日军的侵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它就是电雷学校的鱼雷艇队。

“海军黄埔”与鱼雷艇队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曾被蒋介石送往英国考察海军,担任过“豫章”号驱逐舰舰长的欧阳格回国。当时,日寇侵略的步伐已步步逼紧,大有鲸吞中国之势。欧阳格认为,要抗击日寇的侵略,必须加强海军建设。但由于条件限制,无法在短期内建立起一支强大的海军。于是欧阳格向蒋介石建议,先创建一所学校,培养水雷、鱼雷和快艇方面的人才,然后在此基础上组建鱼雷快艇部队,用高速鱼雷快艇对付日军的大型军舰。这一提议马上得到蒋介石的支撑。

????1932年,欧阳格在江苏镇江选定校址,筹建电雷学校,并任校长。4年后,学校迁至位于江苏南部的江阴,并进一步扩大。电雷学校采用“黄埔建军”的做法,将办学与建军结合起来,使该校既能培养出军事人才,又能组建一支直接参加作战的部队。

????1935年起,电雷学校分别向英国、德国订购鱼雷快艇,并于江阴黄山港开河、打山洞、建码头、工厂和营房等。1937年初,电雷学校拥有鱼雷快艇11艘,并编成一个大队。至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时,电雷学校已有全国规模最大、最先进的鱼雷快艇部队,成为抗战初期抵抗日本海军的主力。

夜袭“出云”舰 震惊日本海军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

????8月14日,欧阳格命鱼雷快艇大队队长安其邦,率“史102”艇(艇长胡敬瑞)和“文171”艇(艇长刘功棣)两艘鱼雷艇赴上海龙华,准备袭击日军旗舰“出云”。“出云”舰是日本于1900年向英国订制的一艘排水量近万吨的主力战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出云”舰任日本海军第三舰队旗舰,是日军在淞沪战场上的指挥中心,如能将其击沉,必将有力遏制日军的攻势。当晚,安其邦率伪装成民船的“史102”艇和“文171”艇,由江阴内河出发,昼隐夜航,悄悄驶向上海。欧阳格则乘汽车前往龙华进行具体指挥。由于“文171”艇在途中发生故障,只好找了一个隐蔽之处停航抢修。为免贻误战机,“史102”艇继续向上海方向挺进。

????为了达到奇袭的目的,欧阳格事先没有通知国民政府沿江警卫部队。结果“史102”艇沿途多次受阻,并遭到国民政府陆军警卫部队的枪击。当“史102”艇行至十六铺码头一带时,被国民党部队设置的封锁线拦住了去路,被迫返回龙华,第一次出击失败。

??1937年10月16日,欧阳格报告马步祥率艇袭击敌舰经过情形
致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电。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8月16日,欧阳格一面派人与国民政府沿江警卫部队联系,一面令安其邦等人到上海英租界的外滩公园一带侦察“出云”舰的准确位置和江面情况。经过侦察,他们发现在“出云”舰周围不仅有日本驱逐舰在巡防,外滩一带还停泊着其他国家的军舰和商船,情况十分复杂。此时,发生故障的“文171”艇已经修好,赶到了龙华。为免双艇出击目标大,机动困难,欧阳格决定仍由“史102”艇单艇出击,对“出云”舰实施鱼雷攻击。

????当晚,安其邦再次率“史102”艇从龙华出发。这次事先已与国民政府沿岸警卫部队联系好,“史102”艇一路畅行无阻,躲过了日军的巡逻舰,悄悄接近目标。当驶至外滩江面后,“史102”艇全速向下游冲去。此时的江面,由于各国舰船灯光耀眼,致使“史102”艇冲至陆家嘴附近江面时,仍无法看清“出云”舰的具体位置。但日舰已发现了高速驶来的鱼雷艇,马上开火拦击,“史102”艇被击伤起火。为免彻底失去战机,“史102”艇只好按照白天测得的大致方位,在距“出云”舰约300米处,向其连续发射两枚鱼雷。由于“出云”舰周围布设了严密的防护措施,鱼雷未能直接命中目标,但剧烈爆炸激起的碎片击伤了“出云”舰尾舵,使其无法自航。

????这次“史102”艇对“出云”舰的夜袭,被日军称为“中国海军的唯一一次积极攻击手段”。遇袭次日,日本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下令日本舰艇“哨戒各地附近,尤其对中国海军高速鱼雷艇用机雷奇袭,更要严密警戒”。

与敌激战 为国捐躯

????中国鱼雷快艇部队袭击日军“出云”舰后,日军多次出动大批飞机,空袭江阴,欲将鱼雷快艇部队扼杀。1937年8月23日,日军空袭电雷学校,校舍被炸毁。9月下旬以后,日军开始更加疯狂的攻击,每天出动轰炸机和战斗机轮番轰炸鱼雷快艇部队和海军舰艇。但鱼雷快艇部队的官兵们毫无畏惧,在高射炮的掩护下,同仇敌忾地与日寇战斗。

1937年夏,停泊于上海黄浦江的日军第三舰队旗舰“出云”舰。

????1937年10月,为阻止日军舰艇对岸上阵地的炮击,欧阳格命快艇大队总训练官马步祥率“史181”艇前往截击。行前,深知战事严峻的马步祥留下绝笔家书,以必死之决心,慨然出发。他在信中写道:

????母亲、大哥、二哥:

????笔未提,心破碎,忠此奉命征战,生死难定。念我悠悠中华,泱泱华夏,岂容倭寇践踏?更况忠为军人。父亲常嘱:“食其禄而保其主,居其地而守其土。”忠记忆犹新,忠不会也不愿辱凌祖先,当为国尽忠。惟(唯)念倚闾老母,美云及迈尔,还有美云肚内之骨肉,此去如遭不测,望母亲、哥哥节哀,请大哥、二哥代为尽孝。烈忠绝笔。

????10月13日清晨,马步祥率“史181”艇在金鸡港与一艘日军舰相遇。因水下有暗滩阻碍,无法放雷,他下令一边绕滩下驶,一边向敌舰开炮。此时,又有两艘日军舰从下游驶来。马步祥见机会已至,便冒险向后驶来的两艘敌舰冲击。两艘敌舰见状仓皇分窜,虽遭搁浅,但仍向“史181”艇进行攻击。此时,又有3架日军飞机临空来袭,对着“史181”艇疯狂射击。“史181”艇不幸中弹起火,马步祥壮烈殉国。马步祥牺牲后,被国民政府追晋为海军上将。他是抗战期间在国内战场上牺牲的军衔最高的中国海军军官。

????江阴失陷后,电雷学校奉命迁往江西星子,所属的鱼雷艇队也上驶鄱阳湖。随着战局的发展,电雷学校又迁至湖南岳阳,鱼雷艇队随之进入洞庭湖。1938年6月,国民政府下令撤销电雷学校,鱼雷艇队移交海军总司令部,继续在沿江沿海抗击日军的战斗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1月4日 总第3319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