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学问 > 人物纵横

国学家姚奠中:百岁告别人世

编辑:张建安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12-29 星期六

怎样才能无愧于人生

????姚奠中是我国著名的国学家、教育家、书法家,更是一位富有智慧的长寿学者,他对人生的问题体悟得很透彻。

2013年1月,本文编辑张建安与姚奠中合影。?
??? 2012年,笔者曾专程到山西太原的山西大学走访姚奠中,他当时已100岁(虚岁)了,但精神矍铄,笑呵呵地与我交谈,晚饭时还不忘招呼我一起喝小米粥。我曾经问了老人这样一个问题:“人生的价值何在?”他回答:“很简单。做个有用的人就行了。你一个人和整个社会是互相影响的。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起点作用,起点好作用,这样就可以无愧于人生了。”

????2013年10月27日,101岁的姚奠中身体仍然不错,天津武警指挥学院副教授王青纪去看望姚奠中,二人天南海北地谈了两个多小时。王青纪后来在纪念文章中专门写道:

????大家回顾了“文革”中在山大和中文系发生的一些极为荒诞可笑而又令人切齿的事情。谈话中,姚老反复强调,做人要正直、要诚实,不能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在谈到一件冤假错案时,姚奠中说,有的人不是无知,而是心术不正,总是想通过整人捞政治资本向上爬,做了很多坏事;姚老说,这种人是少数,但他们最终的下场也不会好,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王青纪问姚奠中近几年还给别人写字否,想请姚老再给他写幅字。姚奠中热情地说:“年纪大了,基本不写了。但破个例,给你写一幅吧。”第二天上午,王青纪便得到姚奠中的一幅字,真是高兴万分。等他打开那幅字时,只见上面写着7个大字:“义,天下之良宝也。”

????这是姚奠中结合前一晚的讲话所写的。他给很多人写过字,希翼不仅仅只是给一幅书法作品,而是将好的品德、好的观念广泛传播。与“仁”相伴的“义”正是姚奠中一生所提倡和遵行的。反过来,“多行不义必自毙”,则是姚奠中所深刻认识和鄙弃的。

最后一场展览与最后一次公开讲话

????2013年11月11日至20日,“登高望远——海峡两岸百岁书画大家姚奠中、张光宾作品展”在台北举行。姚奠中来自山西,时年101岁;张光宾来自台北,时年99岁,海峡两岸两位百岁艺术家的作品同时展览,堪称中国人的盛事!展览在台湾产生很大的影响,引起大家极大的兴趣,尤其是姚奠中百岁之后书写的长达15米的书法作品《千字文》,令人叹为观止;而他书写的“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则让人仰慕神往。

????然而,对于姚奠中来说,书法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他更关注海峡两岸中国学问的长远发展。姚奠中虽然没有前往台湾,但在山西大学亦曲园的家中录制了长达10分钟的讲话,在作品展开幕式现场播放。

2013年在台湾举办姚奠中、张光宾作品展期间,播放了姚奠中的讲话录像。
??? 讲话录像中,姚奠中乡音不改、精神矍铄地说:“这次展览经过许多同志的努力,虽然事不大,可意义不小。我总是希翼大家这个民族进一步全面团结、全面合作。本来是一家,现在是两岸,两岸这个词也很好,两岸还是一家,这更是民族团结的一个象征。大家本来真是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这是从春秋战国时就形成的。车同轨,制度是一样的;书同文,文字是一样的;行同伦,行为、人伦关系是一样的,这几个同就了不得,所以全中华民族能团结,一直是这样的。尽管历史上有分裂的时候,但最后还是团结。尽管中间有一些政治上的分裂,但最后还是团结起来,中华民族这个力量没办法挡住的,制止不了的。人心所向,那就自然要团结起来。现在又是一个新阶段,更是团结的一个新起点,几百年来虽然有些矛盾,不算什么,在历史上来说也是平常得很,归根结底还是合作起来。”

????这是姚奠中最后一次公开讲话,也体现了他一生从历史看现实的学者风范。

生死之际

????2013年的冬天,太原的天气状况很是糟糕。姚奠中本来每天都要到户外活动活动,可是,整天的雾霾迫使他只能留在屋子里。长时间没有一点雨雪,天气很是干燥,感冒的人很多。12月10日,姚奠中也感冒了。当天下午4点,山西省社会科学院的贾克勤前来拜访,姚奠中虽然有点感冒,仍然接待了他。聊到高兴时,老人还随口背诵了一首郭沫若的《满江红·读毛主席诗词》。全诗近百字,老人熟背如流,这让贾克勤感到惊叹。第二天,贾克勤和姚奠中之子姚二云一起去稷山,他们都觉得:“照老爷子现在的精气神,再活十年没问题。”然而,情况正在变得糟糕。

????姚奠中与女儿姚力芸、女婿张志毅住在一起,因为他身体很好,偶尔感冒,姚力芸就给他吃点普通的药,不几天就好了。然而这次不同,到12月12日晚上,老人气喘起来,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姚力芸感到很紧张,赶紧请学校医院的大夫过来。可是对于年龄这么大的老人,校医不敢贸然治疗。12月13日一清早,姚力芸及其家人把老人送到一家大医院,希翼得到好的治疗。

????为慎重起见,院方安排姚奠中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对此,姚奠中很感不快,说我就是得了个感冒,用得着这样吗?他提出要回家,但院方和子女都不同意。在子女的坚持下,姚奠中被转回普通病房。

????在家里的时候,姚奠中的生活是很规律的。而一住到医院,这些习惯就被打破了,他身上还多处安着监测仪,几乎每晚都睡不好觉。为了治疗哮喘,医院给姚奠中用了一种药,这种药对哮喘很起作用,但用上以后,人就非常兴奋,根本无法入睡。而不用这种药的时候,哮喘就又开始了。到后来,医院还提出是否采取切开气管的措施。对此,姚奠中坚决不同意,开始拒绝治疗,说:“我是庄子之徒,我根本不怕死。死怕什么呢?我不让他们把我做试验品。回去,回去!”姚奠中的儿女们在是否切开气管一事上,意见也是统一的,都认为:“切开气管,那就是植物人,维持生命,有什么必要呢?”不过,在是否让老人回家这个问题上,4个儿女的想法并不一致。这个时候,姚力芸也不能擅自做主了,况且外面的雾霾更严重了,连对面的大楼都看不见,她就哄着父亲:“不是不让你回家,外面的天气实在太差劲了。”

????姚奠中在医院住了十几天,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但头脑一直清晰。有一天,有位护士问他是做什么的,老人怕自己说的方言护士听不懂,就拿起笔在一张处方单背面写了5个字:“教师姚奠中。”在姚奠中的心目中,他从来不把自己当作一位领导、国学家或书法家之类,而是把自己定格在教师的身份上。

????姚奠中一直想着回家。到了12月26日,姚奠中拒绝吃饭,非常坚决,如果不回家,就不吃任何东西。他的儿女们最终达成一致,决定顺从老人的心愿。当天下午,在医生和护士的照护下,姚奠中半躺在一张床上,乘救护车回家。这是他非常高兴的一件事情,当他看到医生、护士随车带着的医疗设备后,还开玩笑:“你们是推销呼吸机的吗?怎么老让我戴这个东西。我不想参加这个活动。”当救护车经过并州路,临近山西大学北门时,姚奠中还告诉身旁的护士们:“这就是山西大学了。”到家后,姚奠中吃了一点饭,很快就休息了。从住进医院到返回家,他的哮喘问题一直没能解决,这是家人们最苦恼的。而姚奠中回家后则很放松,折腾了近20天,老人终于可以在自己的家里好好地睡觉了。

????然而,12月27日早晨5点左右,姚奠中非要下床不可。旁边的人担心他摔着,不让下。姚力芸说:“就让他下吧。”

????这个时候,姚奠中示意,要坐到床对面的椅子上,十几年来,他一直在这把椅子上读书看报。起来的时候,姚奠中还自己用手撑了一下。家人小心翼翼地把他扶起来。然后,他就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什么话也没说。三五分钟之后,姚奠中告别了人世。他走的时候,非常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一个多小时以后,姚力芸给父亲洗脸洗手时,感觉还是温的,他的嘴唇仍然那么红润。

????姚奠中逝世后,姚大云、姚二云、姚力芸、姚少云携全家写了挽联“慈父恩德比山重 家国情怀永绵延”。不到一个月,姚奠中的儿女已经开始为继承和发扬父亲的事业而奔忙了。姚力芸说:“父亲一生豁达,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国学教育,身为姚家子女,大家唯有拼己所能,倍加努力,去完成父亲的遗愿。”

????姚奠中在世时,他的门人李星元曾问他两个问题:“第一个,问他有没有什么不高兴的事?第二个,问他有什么遗憾吗?”对于第一个问题,姚奠中回答:“不让我上讲台是我不高兴的事情,当然那个时代离今天已经很遥远了。”对于第二个问题,姚奠中的答复是:“我最大的遗憾就是在有生之年,没有按我自己的教学理念去办一所学校。”姚奠中逝世不久,在姚奠中儿女和弟子们的努力下,继承和发扬姚奠中精神的奠中书院正式成立!

???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12月28日 总第3316期 第三版

?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