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学问 > 人物纵横

“金嗓子”歌后周璇的“订婚热”

编辑: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11-12 星期一

????民国时期,影星的婚恋问题,是影迷们关注的焦点,也是大小报刊炒作的热点。1941年,当“金嗓子”歌后周璇与严华离婚后,她的感情归宿就成为记者们争相报道的主题。一时间,各类报刊分别爆出她与过房爷(即干爹)父子俩、影星韩非、“话剧皇帝”石挥等人的感情纠葛和先后订婚的“猛料”,以致出现了“周璇订婚热”的话题。1946年第4期的《海潮》周报还专门对周璇的“订婚热”进行了报道。

寄居柳家绯闻不断

????周璇曾是国华影片企业的签约演员,该企业的老板柳中浩是她的过房爷。与严华离婚前,周璇一直寄居在柳家;离婚后,她因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住处,仍然留在柳家。柳中浩有个儿子叫柳和锵,占了近水楼台的优势,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二人不免产生友情。于是,小报消息先传出周璇与柳中浩有暧昧关系,后又说她与柳和锵发生了感情,正在酝酿订婚,只因柳中浩反对,并对柳和锵实行了“经济封锁”,才使二人不得不放弃爱情。

1940年,《国华画报》封面上刊登的周璇在《西厢记》中的剧照。

????为此,1945年,《青青影片》《上海影坛》的记者分别采访了周璇,求证此事。当记者问周璇是否与柳中浩谈过恋爱时,周璇回答:“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跟干爸爸认识还是在歌舞团里,他一向很喜欢小孩子的,所以他也一向把我当女儿看待。就是那年我跟严华婚变,从家里闹了出来,住在他家里,他也待我很好。至于外界说大家父女俩发生了暧昧,大家当初并没有出来辩白,事实胜于雄辩,现在想起来真正觉得可笑。”

????当记者又问周璇与柳和锵之间的关系时,周璇说:“到现在为止,大家还是朋友。不过,大家是从小就在一块儿的。近来,我也没有多少朋友,他又时常到我这儿来玩,因此,比较亲密一点。至于结婚,倒不是报上说的他家不答应,而是我嫌他年纪小,只有21岁,还比我小5岁呢!我完全把他看作一个小孩儿似的,况且他还不能自立。你想,假使大家就这样永远交个朋友,不也好吗?何必要谈婚姻。”记者最后问周璇将来的归宿如何打算和理想中的丈夫是什么样的?周璇回答:“总之,我不想当尼姑。”而理想中的丈夫,她说:“第一应该能够自立,第二有高尚人格,第三性情温和。”

????嗣后,小报又开始盛传周璇与影星韩非的绯闻,声称在和周璇拍摄《夜深沉》时,韩非就曾对其极有好感,只是囿于周璇已为人妇,才将感情藏于心底。周璇与严华婚变时,又有人说他是第三者,因此,即使周璇离婚后,韩非仍是“暂避风头”,待风声过后,他才对周璇发起攻势。但因周璇仍耽溺于旧情苦恼之中不能自拔,对韩非不冷不热,最终,他俩的感情尚未正式开始就宣告结束了。

周石热恋扑朔迷离

????在1946年第2卷第2期《国风画报》中,刊出《石挥写信报告老母“订婚经过”》一文,爆料称周璇又与“话剧皇帝”石挥订婚了。周璇自从和严华离婚后,追求她的人很多,但与石挥热恋的消息却风行一时,甚嚣尘上。他俩一个是“金嗓子”歌后,一个是“话剧皇帝”,年龄相当,地位匹配,说起来的确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过,他们二人都极力否认正在恋爱这件事。据“确实”消息称,石挥写信给住在北平的母亲,说他和周璇已经订婚,只是为了避免外界的纷扰,才极端保守秘密,这条资讯还保证是一百二十分的可靠,编辑最后还感慨道:“周璇和石挥终于永结白首,真是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

????为此,多家媒体记者专程前去采访石挥证实,但几次登门都扑了空,众人都以为他正在筹备与周璇的婚事。而当记者终于采访到石挥时,他却说自己与周璇“订婚”之说完全是造谣,仅承认周璇曾到大戏院看过他的戏,他也到周璇家里去拜访过几次。但记者仍认定无风不起浪,预料“皇帝”与歌后一定会演绎出一段浪漫故事。

????对周璇明访暗查的记者更是数不胜数。周璇在接受《戏世界》的记者专访谈及与石挥的关系时,她说:“石挥对于我的确很好,而在我的印象中,也觉得他为人很不错。不过在目前,大家纯粹是友谊关系,谈不到婚姻。我可以坦白地说,我对于男女间的需要是淡薄得很。虽则在年龄上是应该有归宿了,但是在我倒也无所谓了。再说,我对于这第二次婚事,更应慎重些好,免得日后被人贻笑。”1946年第2期《星光》上刊登消息称,周璇和石挥对当时的传闻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据他们的朋友称:他俩确实已有近一个月没有见面了,如果是热恋中的情人,似乎不应该这么久不相见;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某天,周璇在戏院参加一场歌唱会,适逢石挥在该戏院刚演完《雷雨》,在后台卸妆,但周璇来去匆匆,竟然也没跟他打个招呼。

1946年第4期《海潮》周报上刊登的关于周璇“订婚热”的报道

????1947年第5期《上海滩》中的报道则明确表示,周璇拒绝了石挥的求婚。其中说,1946年周璇与石挥在上海演出时经常一起游玩,两人的情感日渐加深,只是仍停留于“纯洁自守”。1947年周璇去香港前,石挥曾一度与她探讨未来婚姻之事,石挥后来又给她写信提及婚姻之事,被周璇婉拒了。周璇回信称,待日后回沪再谈。

????1947年,革新号第18期《沪光》杂志又爆料称,周璇已与石挥闹翻。文中说,周璇当时曾在公开场合大骂石挥“失去人格”,原因是有小报消息称,石挥时常出入风月场所寻花问柳;后来,周璇又多次提及此事,深深刺激了石挥。

????但事实上,与严华离婚后,周璇一方面因深受创伤而精神不振,另一方面她对待婚姻的态度更为谨慎小心。当时,她虽是当红明星,却生活简单,衣着朴素,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独自一人生活。1946年初,周璇与石挥在上海的一家绸布店开业时相遇,因二人对对方慕名已久,惺惺相惜,不久,便开始正式交往。周璇时常往返于上海与香港之间,二人便鸿雁传书,同诉相思之苦,去香港前,她还嘱托石挥照顾好养母。周璇曾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对这段感情既兴奋又恐惧,但心里知道这是个能够托付的男人。”正是由于这种心有余悸和犹豫不决,在接受采访时,周璇总是闪烁其词。因周璇去香港频繁,二人聚少离多,再加上小报记者的不实报道,使周璇在香港时,经常能听到石挥的花边资讯。于是,二人由猜忌而产生了隔阂。一年后,当周璇从香港回上海时,他们二人的感情已归于平淡。据说,最后一次见面时,二人经过了一阵尴尬而长久的沉默后,石挥长叹一声,转身而去。

????面对捕风捉影的绯闻,面对时常骚扰的小报记者,周璇苦不堪言。有一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不免责怪几句,但尝试过舆论利害的她,讲话时又十分谨慎小心。她说:“从抗战胜利到现在,外面传说我的绯闻究竟有多少,我自己也知道。他们写到我,自然是关心我。不过,一个人的感情好恶,难道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如何变化无穷吗?我又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今天一个明天一个。难道说他们嫌我过去受的刺激还不够吗?当然,我并不怪外界人如何诽论我。我知道,因为我身体好了,往外跑的次数太多的缘故。我以为,要是有一日我的婚事成功了,用不到别人替我着急说出我的罗曼史,我一定会自己说出大家的经过来。”这或许就是那个年代明星们的无奈吧!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11月9日 总第3295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