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学问 > 珍档秘闻

蕙质兰心 报国情浓

编辑:张 丁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11-05 星期一

1937年4月18日,韩雅兰写给父母亲的家书。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藏

亲爱的父亲、母亲:

????儿过去曾寄过几次信给大人,想早赐阅矣。但至今未见大人的训示,想大人必因儿不告而走之故怪罪于儿,生气不理了,所以儿对此点终不能安心。

????最近有友人从西安来此,听说父亲和母亲对儿之走很觉伤心,祖母恐怕更难过?儿听了,心中也万分凄惨。大人平时最知儿之心性,也最疼爱儿的,这点儿早已深知,同时也是儿一往对家庭留恋的主要原因之一。当那年玉妹被捕之事发生,大人连年节都不过了,星夜的赶到上海,为她设法,使儿等更感到父母爱儿女之心太迫切了。那时父亲回家后,曾给儿一信,嘱咐儿应安心读书,不要再像玉妹一样教(叫)大人担心睡不着。那时儿接读信后,难过了几天,想想大家真有点对不住父母之爱。此后,儿是时刻都不会忘记父亲痛心的话。然而儿不愿作(做)个时代的落伍者,不愿落人后,同时又被情感支配着,这极痛苦大人是不会了解的。谁料前年又遭受圣域这样的侮辱。为了不愿使大人难过,为了孩子的问题,忍耐一切痛苦到现在。但是从那时起,儿已认清自己应走的正大的光明的道路,更认清了一个女子不应只靠一个丈夫,若完全依靠丈夫,结果会落得求死不得求生不能的苦境。亲爱的慈祥的父亲母亲!假如儿没有大人的疼爱和体贴,假若没有求得一点不受人欺侮的常识,那儿现在也只有死路一条了!圣域他固然给了我苦头吃,然而他也毁灭了他自己。儿想,他所受的损失或者比儿还要大呢。儿已受够了痛苦,儿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自己毁灭自己。儿应走自己应走的道路,光明的有真理的道路。儿要为改造不合理的社会而奋斗,为后来女子求幸福,也要和男子一样为国家民族求解放,作(做)一点有意义的事业,总比被人家气死有价值的(得)多。这就是儿此次来延安的主要圆(原)因。请大人想想,章乃器、沈钧儒他们都起来挽救国家,儿受家庭社会的养育一场,怎能坐视不顾?所以儿决定来此学习一点真实知识,去应社会,求中国民族解放的方法。

????大人爱儿也必知儿之性,对任何事,决不会轻举妄动,儿都经过长期的考虑过。这次到三原晓得了此地招生的事,儿曾经仔细的(地)考虑过后才决定走的。因为时间的关系,不能回西安面商于大人。想大人看现在全国人民抗日的热情,也许会不再生儿之气。总之,儿不是不懂事的,盲目的瞎跟人跑的,跟人说的,儿现在所走的爱国的路,想必能得社会人士的谅解的。恳祈大人恕儿不告之罪,而仍以从前的爱儿之心来爱儿,则儿幸甚。

????这里的物质生活比较外边苦些,但精神方面则比外边快乐的(得)多。什么话都可讲,很自由很坦白。凡是到这里来参观的没有不对这里发生好感的。前天来了两位大学教授,同时也是申报周刊编辑,他们参观的结果,印象非常的好,今天已经走了。最近外边到此地来的参观的非常多,时常有人来。

????这里学校对于学习方面,教员讲的(得)很好,同时很注重研究性质,学生能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因此得的益处很多。儿觉得在这里的几月学习比外边学校几年的学习还要得的益处多。

????由西安来的学生很多,各地都有,赵师长的女和子都在这里,好些熟人,所以请大人放心。不要以为儿作(做)的不对。这样多的人都和儿所作(做)的一样,此地的女生已有三四十人。敬祝健安。

漂泊的女儿敬禀

4.18

????这封家书是韩雅兰从陕北延安写给父母亲的,时间是1937年4月18日。这封家书被韩雅兰的儿子韩蒲珍藏了60余年,于2010年捐赠给了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

????韩雅兰,1905年生于陕西省蒲城县。20世纪20年代,她在陕西省立女子师范学校上学期间参加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与丈夫王圣域一起赴上海,后入复旦大学中国文学系学习;1936年6月从复旦大学毕业,同年秋返回西安,在西安女子中学教书;1936年底,赴延安参加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以下简称“抗大”)第二期学习。抗大第二期是1937年1月开学到8月结束,韩雅兰是抗大第二期第四大队女生区队的学员。

?20世纪30年代初,韩望尘与女儿韩雅兰在上海合影。

????韩雅兰在赴延安前没有告知父母,到延安后虽曾几次写信回家说明,但一直未接到回信。她怕老人生气,故于4月18日写了这封信,详细讲述了自己去延安的缘由,并先容了延安抗大的情况以便让父母谅解、放心。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韩雅兰奉党的指示返回西安从事地下工作,参加了陕西妇女抗日救亡运动。她后来患病,于1943年6月病逝,终年38岁。

????韩雅兰的父亲名叫韩望尘,母亲名叫原蕙。韩望尘生于1888年,原籍陕西省蒲城县高阁韩家村。他1907年入陕西省第一师范学堂学习,在此期间参加了同盟会;辛亥革命期间,积极参加了陕西的反清革命活动;1913年东渡日本留学,1916年回国,参加反对袁世凯和北洋军阀的斗争。1918年,于右任响应孙中山“护法”号召,组建陕西靖国军,反对北洋军阀,韩望尘在靖国军第三路军第一支队杨虎城部工作。1930年,杨虎城率十七路军回陕主政,韩望尘出任陕西省烟酒印花税局局长、西安绥靖公署参议等职。西安事变期间,他支撑张、杨的义举,响应中共对西安事变和平解决的号召。西安事变后,他出任《西北学问日报》总社长,坚持宣传抗日救亡活动,帮助中共地下党组织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抗日战争胜利前后,他与杜斌丞、杨明轩一起参加中国民主同盟西北总支部的筹划和建立工作,担任总支部财务委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韩望尘担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委员、陕西省工商联主任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任委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常务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二、三届代表和西安市副市长。1970年,韩望尘被推举为第四届全国人大陕西省特邀代表,次年9月病逝,享年83岁。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学问研究中心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11月2日 总第3292期 第二版

?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