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学问 > 红色记忆

宜昌地区抗战史上的传奇一幕

被缴日机重上蓝天获新生

编辑:特邀撰稿人 程锡勇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10-29 星期一

????抗战期间,一架日军大型飞机“天皇号”在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上空被国民党军炮火击中后迫降被缴。经国民党空军对“天皇号”进行修复后,这架飞机在飞往重庆途经宜昌上空时,被误认为是敌机突袭,险些被再次击落。“天皇号”飞机被缴、秘密修复、重上蓝天以及险被“乌龙”击落的经历,是一段具有传奇色彩的抗战史话。

折戟沙洋 “天皇号”被缴

????1939年初,日军攻陷武汉后,进逼宜昌。1月31日,在9驾轰炸机的引领下,日军第13师团一部沿汉宜公路进犯国民党军重兵把守的沙洋县。固守阵地的是国民革命军第44师893团,团长李秾命所有重机枪集中火力向日军飞机猛烈还击。激战中,低空飞行的1架敌大型飞机被国民党军炮火击中,冒着黑烟在汉江沙滩撞击着陆。飞机迫降后,6个日本兵从弹痕累累的飞机中跳出,在江边找到一条小渔船,向对岸日军防区漂去。李秾在望远镜里看到这个情景,马上命部队追击拦截,6名敌兵跳船泅水,国民党军士兵将其悉数击毙。这架被击落迫降的飞机两翼下面及机身后侧漆着日本空军太阳徽,机头用白油漆刷写着“天皇号”。后经确认,被击毙的6人中,包括日军大佐渡边广太郎、少佐藤田雄藏以及4名士兵。李秾随即将击落敌机及击毙敌人的情况电告重庆军事委员会,请求派人对这架受损飞机进行处置。

1945年8月,中国军队收复宜昌。

????民国政府军事委员会下属航空委员会接到报告后,当即指派空军少校、成都空军第八修理厂修造课课长黄渭雄(福建人)率领15名专业技术人员组成火线抢修队从重庆经宜昌抵达沙洋县,对“天皇号”进行检修。抢修队在沙洋县江滩对飞机进行了全面检查:飞机高4米多,长度达16米以上,宽度超过20米,估计起飞重量接近10吨,机翼与机尾均为木质,机身为钢架铝皮,双星式气冷九缸发动机,驾驶室设正副驾驶员各一座,另有无线电信员、领航员各一座。抢修人员发现,飞机受损情况较为严重,整机被地面重机枪击损多处,螺旋桨弯曲,翼梁折断,发动机启动器及机后部直尾翅皆有严重损坏。“天皇号”被击落后,日军侦察机轮番搜寻其下落。为了躲避日军侦察,白天,抢修队将飞机用松柏枝叶进行严密伪装,严加警戒,抢修工作在夜间进行。经过两个多月的抢修,飞机具备了起飞条件。此时,重庆航委会派空军少校飞行员李英茂来到宜昌,准备驾驶修复后的“天皇号”飞往重庆。黄渭雄与李英茂商议并报请重庆航委会批准,为躲避日军袭击,“天皇号”预定某日晚间择适宜天气起飞,先行飞至宜昌铁路坝机场停留,对飞机主要设备性能进行一次检查,次日黎明飞往重庆。

飞往重庆 “沙洋号”新生

????修复后的“天皇号”准备飞到大后方,为我所用,但飞机上还带着醒目的太阳徽和“天皇号”三个字,如果不涂改徽号而径直飞往国民党军防空区,途中有被误判误击的危险。由于沙洋江滩没有用来涂改飞机徽号的油漆,只好临时用江滩上的黄泥将日本空军标志完全覆盖。飞机起飞升空后不久,涂抹在机身上的黄泥被高空中的水蒸气冲刷得一干二净。机上人员通过舷窗观察,机身上的太阳徽和“天皇号”字样赫然呈现。

????当飞机抵近宜昌时,地面防空部队看到飞机上的太阳徽,认为是日机前来空袭。此时,宜昌市区骤然响起空袭警报,地面防空炮火一齐向空中猛射,宜昌机场紧急关闭。眼见团团爆炸黑烟在飞机周围弥漫,飞行员李英茂只得在宜昌附近的长江边的沙滩上紧急迫降。因当时正是枯水季节,飞机得以降落在沙滩上的空旷地带,刚一落地,国民党军官兵一边鸣枪一边将“天皇号”包围。为避免发生意外,机上人员打开舱门,高举双手作投降状,依次跳下飞机。黄渭雄走下飞机后,即用福建方言大声向围拢过来的国民党军官兵喊话,说明身份,说明原委。官兵们听清他的讲述后,纷纷收起武器,继而热烈欢呼。此时,已近黄昏,江雾正浓,借飞机短暂停留的机会,黄渭雄请宜昌军方有关人员送来蓝白两色快干喷漆,将飞机上的太阳徽改绘成中华民国空军军徽,并把“天皇号”改涂成“沙洋号”,以此纪念国民党军在沙洋俘获日军大型飞机的战果。

?抗战期间,宜昌防空指挥部关于修理并增设电灯的函。

????次日,晨雾散尽,“沙洋号”飞机由士兵推到沙滩尽头,顺利飞上了蓝天。飞机飞过长江西陵峡、巫峡、瞿塘峡上空,过夔门时,两台引擎已显马力不足,不能高空飞行,最多离江面只有70米。飞行过程中,尽管险象环生,李英茂以高超的飞行技术和惊人的胆略应付自如。下午2点,“沙洋号”在重庆白市驿机场安全降落,受到航空委员会主任周至柔及各界群众的热烈欢迎。不久,“沙洋号”即奉命飞赴成都空军第八修理厂大修,并改装成轰炸机,列入空军轰炸总队服役。此后,“沙洋号”在实行打击日本侵略者任务中屡立战功,直至抗战胜利。

????文中所示档案为湖北省宜昌市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10月26日 总第3289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